恶烂津贴

画画只是为了开心

微洁(微笑视角)

    繁碎 (微洁)

    嗯,说起来也有一年了吧,就这样看着她的手。

漂亮的手,除此之外想不到任何形容,指甲短短的围成完美的弧度 ,透着没有任何多余修饰的肉色,温润的如同春天的玉。手指算不上修长,但是很细,握着好像随时都可以折断,尽管我没有那样的幸运去触碰它。

    就这样看着也好,我颓废的想。

    她蜷起手指,把淡蓝的耳发撩起到耳后——这是我最喜欢的动作,每看到她这样迷人的撩起耳发,心中好像是扎根了寄生的植物,密密麻麻的盘绕着,禁锢着想要炸裂的心脏。呼吸也急促了起来,想要冷静住颤抖的身体,血液的细流开始翻滚,而我也只是远远的望着她。

    就这样偷偷的瞄一眼也好,我堕落的想。

    对我来说,她就是展柜里的易碎品,是珍惜动物的精致的脆弱的卵。即使是在她几米一类的范围内呼吸,我也害怕将她击倒。而那些恶心的家伙,怎么能和她那么接近,搂着她的肩的婊子,和她拥抱的畜牲,贱人,全部都滚吧。

    我从灰尘都不来眷顾的角落里站起来,简单的处理了右臂和脸上的伤口,提起我惯用的60cm的钢棍,穿上黑色皮夹克盖住肩膀上绚丽的纹身,然后是,手套和口罩。

‘’勇敢的女巫要去王子和骑士手里夺回公主了…”这么一想,我自己也忍俊不禁。

——

…………

    一身污垢的回到角落,脱下沾有恶心的家伙的鲜血的夹克。我心满意足的笑了。

    我可爱的公主,我的战利品,正在我的怀抱里,流淌着温热的血液。粉色和蓝色发丝交错在一起,我低头去吻她苍白的嘴唇,脸上划过她睫毛的触感,我小心的捧着她脆弱的手。   


    她永远属于我了。

    肮脏又卑微的我。


评论(5)
热度(10)

© 恶烂津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