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烂津贴

画画只是为了开心

大概算个败类

睡得正舒服的时候被窗帘裂开的惨叫惊醒了,我猛地从床上弹起,发现是我昨夜的恋人。酒醉歌迷之后的空白里大概是他在填充,不过我也和世界上大多数男人一样,以记忆和清醒为代价换来宿醉的狂欢。


眼前因为逆光只剩下漂亮的影子,斑驳的光起起落落的在床单上闪耀着。他站在窗边,看我醒了,便对我暧昧的笑笑,样子比阳光还好看。


看来我就算是烂醉了眼光还是不错嘛,至少没有发生一觉醒来身边是一个饥渴的肥婆这样的惨剧,不过对方是和我同性别的男人。


我向他回笑,他却回过头,赤裸着上身在窗边抽烟,给我留下他结实匀称的肩膀的轮廓。我很享受这种像是命运安排好了的静谧,也莫名其妙的喜欢这个人,感觉并不差。如果不是宿醉伴侣这样尴尬的关系,或许我会和他成为要好的兄弟甚至恋人。


清晨的气氛很安静,敞开的白色百格窗外传来送晨报的孩子遥远的愉悦歌声,消失在鸟鸣里。


"不会觉得奇怪吗?你我都是男人。"他开口。


"不会,我对性一向都是抱着享受的心态,并不抗拒它,尤其是和你这样好看的人。"


"嗯..."他低吟,"是吗,那还真是谢谢呢。"


两人的谈话像被剪断了剩下的部分突兀的停下,不过谁也没有离开的意思。待在这里干嘛?我自己也不清楚,只是不觉得应该离去,不应该穿好衣服,有头有面的和个正人君子一样仓皇逃窜。


"不知道为什么,和你做爱后只觉得你是我的恋人,并不觉得奇怪。"他突然轻声说到,"一点也不勉强,就是喜欢和你像这样聊天。"


"我...我也觉得。"


"可是未免太可惜了。"他眼底突然流淌出的绝望让我心颤。


"嗯?"


"我啊,失去了最好的朋友,也不曾见过一个亲人。好不容易遇见了你,我却要死了。"


他突然正视着我,"我一生不配被爱,但是我还是想问你,如果我今后一直活下去,你会爱我吗?"


我愣了愣。


"哈,开个玩笑,这种事怎么都不可能啊是吧。不过还是谢谢,再见,很高兴认识你。"


他这么说着,绽放着阳光赐予他的美好从窗边如飞燕一般倒下,轻柔的坠落,倒在他撒下的红色花朵中。我没有拦他,并不是因为我来不及,而是我有这个意愿:我不想拦他。接着我像是梦醒般慌乱穿好衣服,有头有面的和个正人君子一样仓皇逃窜。


评论(1)
热度(7)

© 恶烂津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