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烂津贴

画画只是为了开心

原创同人 初见

                                1-战马

   卡洛琳小时候也不过就是个丫头。柔软的浅红色短发没有束起来,在繁闹的集市中,灰暗的树林边缘的灌木丛里若隐若现,手里攒着小篮子。她闪动着自己天空一样蓝色的眸子,瞳孔微微抖动,好奇心从中涌出,收纳着周遭的一切事物。她摆动白裙子的每一个褶皱,踏着自己那双破旧的红皮鞋,用鞋头仅存的那么一点亮光迎合着自己稚嫩的如同新雪融化一般的歌声。她也会有所迷惑。所有发生的一切,人们的话语又或是不明的掠影,在幼时的她看来,还是依旧陌生,神秘。但她还是会提起她的嘴角,红润的脸蛋充满生气,然后人们便会夸赞她:

    “嘿!多可爱的姑娘!你瞧,我赌上我这把银匕首,十年后镇上哪个小伙子梦里不是她!”

     后来她渐渐出落了,红发越加鲜艳,若新开的玫瑰一样纯净的发色,让她如此的与众不同。卡洛琳把好看的头发编起来,用崭新的亚麻绳束好,扬扬神气的眉毛,脸上星点雀斑更显俏气。但似乎就是有那么一点微妙的情愫注入了她体内,让她不像是一个普通的少女,而是一个任性的,活泼极了的骏马:耀眼的红色鬃毛,匀称好看的体魄,迈着矫健的步伐,等待人们所称奇讴歌。她可以在酒馆里狂热的舞起不那么漂亮的裙子,让所有男人神魂颠倒;她也可以引喉高歌,让贵族的公子们为她献殷勤。但她不屑。

   时光逝走的时候让她的不屑更是愈演愈烈。她高高扎起头发,眉宇间多了几分狠戾和平静。卡洛琳拿起刀,剑,和长矛,亦或是会满雕弓。她训练,让肌肉紧致有力,她洒汗,让浑浊的水流淌过疤痕,接着,她到了骑士团。五大三粗的骑士们第一次看见她,带着轻蔑又狂燥的眼神,像是在欣赏笼子里的裸女,甚者还用手指抹了把嘴角,眼里直射出贪婪的视线上下打量。卡洛琳闷哼一声,挑起一根眉毛啐了口痰。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她成功的让自己有了一副骑士的盔甲,也在把其他骑士眼中的亵渎转换为敬畏的同时给他们留下了大小不一的疤痕。

    龙,是这个国家最恶劣的敌人。它们掠夺对自己毫无用处的金子,烧毁宫殿和平房,囫囵吞了不知多少人。它们抖动亮闪闪的鳞片,从鼻孔里喷出可燃的毒气,咆哮着希望一切被摧毁。卡洛琳第一次见到那些金色的收缩的瞳孔时,是她第一次感到恐惧。她悻悻的举起大剑,对峙着硕大的恶龙,躲避席卷而来的火焰,站在高崖上砍下了龙的头颅。她如同一匹战无不胜的战马,红色的鬃毛如同龙的火焰,深邃的蓝眸充斥着龙的鲜血。躲在暗处的骑士们欢呼雀跃,国王为她佩戴上金质的勋章。

    在此以后,骑士团变成了屠龙骑士团。

    卡洛琳也会困惑,和小时候一样,周围的一切依旧陌生。她也会自己想,这一切是否是她真正的意愿,她挥舞骑士之刃的同时,是不是正在失去真实的想法,又或者,她从未察觉过自己所渴望,只是一昧的追求身体的本能?战马钻进了迷雾中的丛林而摸不着头脑。卡洛琳拖着沉重的盔甲,上面托付了整个国家的太平和安稳——没人敢确定会不会有新的龙侵入。她很累,垂下的睫毛上凝结着泪一样的露水,虹膜不再那样蓝的不可一世,反而像东拼西凑的蓝色宝石,蒙着灰尘。卡洛琳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细密的汗珠,然后垂下手,目光聚焦在自己那双纤细却又生满老茧的手指,指缝里还有血污。她的确是累了,毕竟就算历经千征万战,她也只是个姑娘。

    她走向丛林深处。

    于是,第二天,传奇女英雄卡洛琳失踪的消息传遍全国。男权的皇室贵族们松了口气,骑士们又过起了舒适的日子,妇女们不再聒噪和动乱,一切又完好如初。

                                2-笼外鸟

    森林一直是卡洛琳的秘密。

    这是一片人们不了解也不愿了解的地方,却也是卡洛琳最不陌生的地方——这里没有复杂的人。没有路,潮湿的泥土混杂各种各样的尸体,腐烂和新生的味道弥漫杂糅,可怜的底层植物连叶梢都等不来一点光,恐怕也是和深海的鱼一样习惯了。卡洛琳的靴子被爬虫当做冰冷的石穴而栖息,植物的倒刺攀附披风。她不介意,用双手摩娑着粗糙的树皮,粘稠的青苔沾上龙鳞手套。

    “简直就像小时候一样。”她喃喃自语,漫无目的的行走。夜深了,她警惕的握着剑,倚着已瘫倒多年的朽木歇息。

    醒来是因为脸上温热湿润的触感,卡洛琳的睫毛褪开,映在眼里的是森林光斑盘旋的顶部,和一个人温和的笑容。她惊讶的,又带着一点羞愤的拍掉那个人前一秒还在抚摸自己脸颊的左手。红色的发梢微微颤抖,她皱紧眉头收缩瞳孔来回盯着眼前一脸无辜的家伙,她总觉得在何处见过这张挂着不可一世却又亲昵表情的面孔,记忆却像手中握紧的光一样散开了。她揉揉昏沉的头,一手摸向大剑,男人却先开口了:

    “你好,我是犴,我吓着您了吗?小姐?”

    “……卡……卡洛琳,我是卡洛琳。”少女面对这位自来熟的“敌人”显得那样尴尬,她用支支吾吾的应答填补掩盖自己的手足无措。

    “我听说过您,卡洛琳小姐,您是英雄,我弟弟很喜欢你……哦我是说,我,大概也不讨厌你。虽然你闯进我的森林,这不礼貌,小姐,这不太礼貌……”

    卡洛琳还是不可避免的语塞了。她觉得自己遇见了疯子,或许是误闯进这无人愿意救援他的危险之地的可怜人,对,他刚才还说这片森林是他的,开什么玩笑。卡洛琳愤愤的起身,决定最后一次打量面前的这位……犴。犴的眼睛很奇怪,瞳孔是一条线一样的横瞳,好像随着心脏的跳动而有节奏的变化。“就像银河一样……”卡洛琳不自觉的凑近犴,蓝色的眼眸中有两条缩小的星河。

    “卡洛琳小姐喜欢星星呀……另外,我的小姐,您看了我很久了,”趁卡洛琳放空的间隙,犴狡黠的捧起她的脸,眼神像彼此吸引的黑洞一般交视,“有什么问题吗?卡洛琳小姐?”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卡洛琳抽剑拦腰刺去,剑刃穿来肉体破裂的触感,顿时鲜血溅满半副盔甲。她满头大汗,鼻翼因紧张而扇动。我杀人了,她想。然而身后传来并不熟悉的声音,让她不禁回头,眼前人弯起他好看的眼睛,凑到离她脸最近的地方轻言:“我是个巫师啊,忘了告诉您了。”于是卡洛琳咬牙切齿的想她一定要诅咒这些该死的魔法。接着就像是纺车重新运作,一切连贯起来,巫师,犴,森林,卡洛琳似乎明白了什么。她惊讶的抬头盯着那张挂着调皮笑容的脸,断断续续的问:“你,你就是那个暗的巫师……?!”

    犴摊出一脸的毋庸置疑,“你现在还想离开吗,我的小姐?”卡洛琳知道犴的所谓劣迹斑斑,他那些脍炙人口的邪恶和肮脏故事浮夸的她自己都觉得不真实。人们说他有五头六臂,说他的眼睛里可以喷出毒液,说他生吞婴儿,掠走少女,被赶进森林让光明的巫师惩罚他。尽管如此,卡洛琳对这些流言也是嗤之以鼻,从小她就没怕过这个所谓的暗的巫师。她再一次看着犴,这个家伙正一脸无辜和期待的看着她,她忍俊不噤,再想想那些夸张的描述,更是放声笑起来。犴还是那样看着她,嘴角的弧度像阔叶的轮廓。“我不想留下来,听见了吗?”卡洛琳大声的朝着犴说着,“我不打算留下来,也不打算走。”犴歪歪头。“你要去哪儿,我就去哪儿,我跟定你了,反正我也不想回去总不能无依无靠吧。”犴笑了。

    “我的荣幸啊,美丽的小姐!”

    森林还是森林,漂亮的生物不遗余力的生长,树干间缓慢的投下两个移动的影子,有阳光的空气里尘土和羽绒飘扬。鸟儿自由的歌声比以往更舒畅。


评论
热度(6)

© 恶烂津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