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烂津贴

画画只是为了开心

狂灯诗三首

丑树

鹿在林中分娩出

一颗不漂亮的树

挟着惊恐鹿逃跑了

在光缝中踏出小路


这颗树没有继承

他母亲水潭般的双眸

他父亲健美的角和身姿

他是一个荒诞的奇迹


树有一条条疮痍的根

所以他不能流浪

他只能原地哭泣

用苦涩的眼泪自养


他的母亲没有将他

生在一个阳光能及的地方

他生长的每一刻

都在用力流着疼痛的血


在嘲笑充斥的梦中树放弃了

扭曲了枝干,咬着牙

承受甚至是来自伐木工的

冰冷轻蔑的目光


鹿在林中遗弃了

一颗并不美丽的树

带他枯萎倒下时

眼中尽是母亲落跑的身影


坟雨

风匍匐前来的时候

我便早已在雾霭中

展开我憔然的双翅

拥抱惶恐的雨


雨落坠的那片天空

那片它们依恋的残忍的云朵

不是红色

红的是我赤诚的瞳孔


雨,泪,和我稠红的脏血

交融又分离,像一把钝刀

在我因痛苦抽搐的眼角

划下它们的痕迹


但我是如此热爱他们

当雨躺在我怀里残喘

我垂下头颅,哼唱眠曲

安慰它远行又短暂的灵魂


千百万亿个这样飘零的

无所依靠的孤魂

躲在我瘦小的背脊之后

可我来不及庇护所有人


遑论为它们一一葬歌!

我在雨的坟场里

展开我的双翅,伫立着

承受雨的痛楚



致我所迷恋


少女啊

我是黑雾后的半轮残月

我在云里堕落我的光

用它轻吻你细腻饱满的手臂

舔你的唇和眼


夜里你会点起孤独的灯

在大海的边际垂思

我不是你心中所牵挂

于是我哭泣了

你便看见浪花翻涌


柔软的少女啊

我是你鼻息前的花

你不再吸闻我时

我的芬芳便殆尽了

那是我消毁的纪念


我是你心中滑腻的鱼

是你脑海里千篇一律的纸页

我永远也无法与你接吻

在夜色下牵起你的手,嗅你的青丝

和你在温暖干燥的软床上做爱


少女啊

我触碰不了你的须臾

但我何曾因此扼腕叹息?

你便是如此若近若离

就是我全部的一生的深沉的信仰


评论
热度(12)

© 恶烂津贴 | Powered by LOFTER